在年轻的清漂工刘波眼里,长江一年四季最明显的变化,不是沿岸的风景变换,而是江面上四时不同的漂浮物。

7月,正是重庆最热的时候。正午时分,清漂船的甲板上温度接近70摄氏度,驾驶室内的气温也超过40摄氏度。只有一个白色小风扇转动着,给驾驶舱送来一阵阵湿热的风。刘波和同事娴熟地操作着清漂船,朝着不远处漂浮的一堆树木残枝开去。伴随着轰鸣的马达声和机械履带“咔咔”的转动声,沿途江面漂浮的垃圾被卷上甲板,在上面堆成了一座“小山”。

刘波所属的清漂团队,要负责长江干流万州段83公里以及万州辖区内25条次级河流的清漂工作,类似的景象,也会出现在长江的其他航段上。

长江进入汛期时,水量会加大,干流、次级河流以及消落带上的漂浮物、垃圾数量也会增多。这是刘波和同事们清漂任务最繁重的时候。不过,虽然工作辛苦,每次看到清漂船过境后干净的江面,刘波都会觉得十分自豪。

在老一辈清漂人王平看来,刘波这一代人还算是赶上了“好时候”。王平是万州最早的一批清漂工,王平是万州最早的一批清漂工,他那黝黑发亮的皮肤,记录了他在江上风吹日晒的15年。2009年,万州拥有了第一条全自动机械化清漂船,此前都是沿江的渔民驾驶自家的渔船,带着平常打渔的兜网在江面上清漂,“完全就是人工一点一点地捞,比不得现在的全机械化,(现在)这条清漂船能顶以前的10条船。”

如今,万州已经拥有4条全自动机械化的清漂船。长江万州段每天最多可以清漂150吨垃圾,其中超过90%的垃圾都是由这4条专业清漂船清理的。

机械清漂船的加入提高了清漂工作的效率,但对清漂工人的技术要求也提高了不少。为此,一批像刘波一样拥有较高学历和技术的年轻人加入到了清漂工作当中。

“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儿子为娘洗头,我们为长江清漂,这都是应该做的事情。”如今,刘波已做了5年清漂人。他打算继续做这份工作,直到长江不再需要清漂人为止。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李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