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以来,国际航运市场整体呈修复调整状态,市场看法比较积极,但运力供给压力尚存,加上燃油成本上涨,船舶租金水平维持低位徘徊。特种船市场总体维持低位调整,呈弱势复苏格局,未来将逐步震荡上行,缓慢进入上升通道。

□ 特约记者 张新伟

A

特种多用途船市场总体维持低位调整,呈弱势复苏格局

特种多用途船市场总体表现较去年同期明显好转,但仍处于市场相对低位。随着需求上升、船舶运力收缩以及跨界竞争压力减少,上半年特种多用途船市场呈弱势恢复走势。全球油气行业复苏和战后国重建,对件杂货运输需求出现明显上扬;MPV(多用途船)船龄年轻化(10年以下约占60%),且二手船市场供需关系改善;干散货、集装箱及滚装船逐渐回归主业经营,跨界竞争压力减轻。1—6月,Clarkson2.1万和1.7万吨MPP租金均值分别为10733美元/天、9100美元/天,同比上涨20.8%和17.3%。

从主要货源市场看,包括风电机组在内的设备出口、纸浆进口保持增长,海外工程承包市场延续良好升势;但传统淡季、新兴市场钢企扩产、“双反”等多重因素导致钢材出口降幅明显。Drewry认为,多用途船市场将缓慢复苏,预计未来几年多用途船市场需求有望实现每年2%—3%增长,包括件杂货、项目货在内的干货(Dry Cargo)市场需求正在回暖;“一带一路”建设是多用途船市场当前面临的最佳机遇,沿线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不断推进,将为多用途船市场带来重大利好;并将带来MPV船型技术的创新发展。另外,全球高铁远期规划将为轨道交通装备带来市场空间,风电、核电等清洁能源的发展也有望拉动相关设备运输需求。

截至6月底,全球多用途船共计3170艘,合计2930万载重吨。新订单75艘,约90万载重吨,船队及订单规模较前期均有小幅收缩。船舶大型化、年轻化、起重能力超100吨的项目运输船成为未来趋势,船龄较大、尺寸较小、起吊力较弱的船舶将逐渐淡出市场,多用途船队规模将进一步收缩,预计未来市场条件将逐渐改善。

B

特种专业船市场竞争加剧,细分市场表现各异

特种专业船市场总体上呈运力过剩局面,市场竞争激烈,各专业货种货源受自身市场环境及贸易特点的影响,市场表现不尽相同,但大多维持在低位调整阶段。

半潜船运输市场船多货少,低价值货物争抢激烈运价低迷,高端货物市场因门槛要求仍保持较高位的运价,短期内市场仍存调整压力。随着国际油价震荡上行,油气勘探开发活动逐渐回暖,带动消解部分海工装备积压库存,目前全球钻井平台利用率为74.7%,供需情况有所改善。据IHS Markit研究机构预测,2018年全球上游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将恢复到422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1%,预计2021年投资增加到5470亿美元,有望拉动平台和模块运输需求。另外,随着越来越多海上油田进入开采中后期,未来10年,全球油气设施拆解市场可能迎来迅猛增长,预计超过千座平台和近万口井弃置,长期来看半潜船市场仍有望恢复增长。挪威重大件运输公司Offshore Heavy Transport(OHT)近日新签4艘半潜船订单,市场运力供给压力将进一步加剧。

汽车船运输市场呈外贸弱内贸强走势,中国汽车企业月度出口同比持续改善,1—5月累计出口41.2万辆,增长30.9%。目前全球汽车船共计785艘,合约400万CEU,1251万载重吨。当前订单28艘,18.7万CEU,约50万载重吨。但汽车船外贸运输市场未见明显起色,运力过剩局势难以扭转,运价持续低迷。国家7月1日起全面禁止不合规车辆运输车通行,给汽车船内贸市场带来明显利好,甚至出现了爆舱甩货的现象。在全球经济复苏需求改善利好下,2018年汽车出口和国内车市有望保持平稳增长。中汽协预测,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预计2987万辆,同比增速为3%,汽车出口将达到106万辆,同比增长约15%。“一带一路”将继续助力国产汽车出口;合资品牌汽车出口趋势显现,但中美加征汽车进口关税或给两国整车贸易增添变数。

木材船运输市场缓慢恢复,但压力犹存,1—5月中国原木及锯材累计完成进口量3997.2万立方米,同比增长9.7%。随着经济人口增长以及木材加工业快速发展,木材需求量不断攀升,加上国内日趋严格的环保禁伐政策,预计到2020年,我国木材供需缺口约为2亿立方米。未来“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工程陆续开建将带动木材市场需求上升;国内木结构建筑及木家装行业同样是拉动木材消费的重要因素。但由于产材国木材出口严控力度有增无减,给货源市场带来持续压力。全球木材船共计1271艘,约4063万载重吨,现有新船订单42艘,约156万载重吨,市场竞争形势依然严峻。

沥青船市场承压前行,1—5月中国石油沥青累计完成进口量190.5万吨扭转颓势,同比小幅下降约2%。但去年至今,新船集中交付多达40艘,导致市场运力过剩加剧。全球沥青船共300艘,合计约188万载重吨,目前沥青船手持订单有8艘,约8.5万载重吨。2018年中国公路建设投资预计1.92万亿元,高速公路仍处于大规模建设状态,将对沥青刚性需求形成支撑,东部养护公路也有望拉动沥青消费。由于海外沥青装置变化,韩国双龙炼厂纷纷减产沥青,下半年出口量可能出现明显下滑,将对沥青船市场构成冲击。

C

特种船市场受外部形势变化影响,出现震荡调整

一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导致的中美贸易纷争愈演愈烈,波及商品范围进一步扩大,势必在一定时期内影响中美贸易甚至全球经济,并传导至航运业。特别是美方抛出的关税清单剑指“中国制造2025”,对工程机械、轨交装备、能源设备、钢材等征收高额关税,将给特种船经营带来较大的压力和挑战。自贸易战爆发以来,运量运价下行压力加大,市场信心难以提振。尽管中美特种船货物运输目前占比较小,但贸易战给美洲区域市场开发、货源平衡等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2017年我国自美国进口木材总金额占比约12.2%。倘若美国政府继续追加对2000亿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10%关税,未来木材船北美市场的开发难度恐怕要加大。

二是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影响。美国政府宣布退出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重新启动对伊一系列制裁,并定于8月和11月将分批生效,这给对伊经贸及航运业带来重大影响。目前,多家国际航运企业已终止或退出伊朗业务,更多公司考虑到美国的制裁力度及其后果,已在准备大举撤离。实际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已对特种船市场产生较大影响。波斯湾航线一直是特种多用途船的重要业务领域,中、日、韩等远东港口到波湾的散杂货物班轮运输业务,包括波斯湾沿线国家的项目货物。伊朗也是波斯湾红海区域主要的回程货市场,中国大量从伊朗进口铜精矿、铁矿等金属矿石,以及第三国运输的机械设备、电器和少量化肥产品等货种。美国制裁伊朗将波及所有涉伊的市场。

三是美国对委内瑞拉制裁的影响。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国以委内瑞拉人权和民主问题为由多次对委实施经济和金融制裁。叠加美国对伊制裁的影响,沥青船市场受到的冲击最大。伊朗和委内瑞拉均是重要的产油国和沥青出口国,伊朗是世界沥青第二大出口国,年出口沥青超过350万吨,自美国重施制裁以来,伊朗沥青海运出口已经陷入停滞;而委内瑞拉每月沥青出口下降到3至4万吨,严重影响了美洲地区沥青贸易和运输,上述因素对沥青船市场冲击剧烈,导致沥青船运输面临严重缺货风险。

四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美国单边的贸易保护主义引发对全球经济形势和航运业的担忧,但贸易纷争也可能成为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契机,贸易战下“一带一路”建设有望提速。在对外工程投资方面,2017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1443.2亿美元占比54.4%,完成营业额855.3亿美元占比50.7%,业务额同比均保持增长,且牢牢占据我国对外承包工程市场半壁江山。中国作有望加快推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加速与沿线国家在铁路、公路、港口、通信等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这将给件杂货运输带来重要机遇。

D

特种船市场面对不断变化的新形势,需要创新变革

2018年上半年已经过去,尽管特种船市场面临各种不确定的变化形势,但从各种分析来看,多数观点是谨慎乐观的,然而市场的表现却令人非常失望。

原油和燃油价格不断飙升,更高的原油价格也转化为更高的燃油价格,而在运价中增加燃油附加费却是难上加难,上半年新加坡燃料油价格同比上涨约30%,而且上涨趋势仍在持续,导致特种船经营成本快速上涨,这也是影响特种船市场今年表现的重要因素之一。

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摩导致的关税及贸易动荡,美国对钢铁和铝的关税,以及来自中国,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反关税,接着是针对中国的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的反收税,这将对下半年航运市场的需求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某些货物货值将超过关税,某些货物将不顾关税继续进行,某些货物根本不会被运输,某些货物将会改道运输,特种船市场需求的影响可能没有人们担心的那么严重,但特种船及其细分市场确实要面临一定的风险。

银行融资状况不断变化,银行债务能力继续收缩。过去银行倾向于对特种船提供贷款,贷款成本也比较低,现在这种差异基本取消了,而且对于债务所涵盖的船舶成本也要少得多了。这影响特种船公司不得不进行售后租赁交易以填补缺口,下半年可能会有更多的售后回租,同时航运借款人支付的利率也会上升。

奥斯陆的股票和债券发行继续以温和的速度进行,但更大的纽约市场却出现了问题。GoodBulk未能完成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和纳斯达克也未能上市,就是一种预示。预计下半年将有更多的小型船东在奥斯陆进行融资,华尔街将持续震荡。

以整合迎接形势变化的挑战。面对经营压力,欧洲的特种船东开始加速开拓远东市场,并通过兼并重组、合作联盟等抱团取暖方式谋求生存与发展。近一年来,先后有Harren & Partner收购K’Line旗下多用途船舶重吊业务子公司SAL Heavy Lift、BBC Chartering与Jumbo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组建全球最大多用途船联盟以及现代商船与AAL联合部署远东—中东多用途船班轮服务。随着成本上升,利率疲软,私募股权投资者寻求退出,更多的合并将接踵而至。

从信息技术中获取商业模式的创新变革。航运业正处于转型时期,传统的船主和运营模式最终将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由租船者和货主直接领导的更高效的租赁模式,从而构建一个更加一体化和数字化的全球供应链。海运和物流供应链中,变革和创新的步伐越来越大,特种船领域由于其规模和市场比较狭小,更容易找到更有效率的商业模式创新。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物联网、智慧航运、智能船舶、区块链技术等新技术、新思维在特种船领域进行了深入而有效的探索。

调整货源结构,深挖及拓展相关市场,应对形势变化。国际贸易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对于受宏观形势影响的区域市场要通过强化其他区域市场的业务来降低风险和弥补损失。特种船非班轮经营航线为规避市场波动性风险,要加大基础固定货源、项目货及COA货源比重。根据形势变化,拓展市场。根据我国禁止进口废纸的规定,将增加纸浆的进口量,要加大纸浆船的投入力度;跟随我国的极地开发政策,加大极在地船舶的投入;根据液化天然气优异表现,加大液化天然气相关设备和产品运输的特种船的投入。特种船新兴市场层出不穷,种类繁多,要随时关注,及时投入,适时退出。

总之, 2018年特种船市场总体呈弱势复苏态势,整体好于去年同期水平,预计下半仍将维持低位震荡走势,总体上继续保持“短期艰难、长期向好”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