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媒记者 陈俊杰 杨柳 特约记者 胡华龙

我宣布,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现在开始。”9月4日9时30分,随着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主任、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一声令下,三颗信号弹在宁波舟山港秀山岛东侧海域腾空而起,拉开了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的序幕。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演习由交通运输部和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共同组织实施,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成员单位以及相关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此次演习也是2018年3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发布以来举行的首次国家、省、市三级联合溢油应急演习。

据了解,演习分为桌面推演和实兵演习两部分,以先桌面推演、后实兵演习的方式举行。实兵演习以无脚本模式进行,侧重演练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现场力量组织、协调、指挥、装备使用和现场处置内容。

快速反应 “海陆空”全面出击

“报告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我是‘A’轮,本航次满载20万吨原油自波斯湾开往中国大连港。9时,我船在北纬30度01分/东经122度54分与B轮发生碰撞,我船3号货油舱爆炸起火,原油泄漏入海,主机故障,有19名船员,请求紧急救助!”

接报后,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并向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交通运输部在收到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后,立即组织召开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按照《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规定,启动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

何建中率工作组赶赴浙江,会同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主任、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在浙江成立应急处置总指挥部,并指定“海巡0735”为现场指挥部,成立评估判断、人员搜救、消防灭火、医疗救护、海上清污、堵漏过驳、敏感资源防护、难船控制、监视监测、警戒警备等10个应急行动小组。

同时,在现场指挥部,由浙江海事局副局长梁永铭、舟山市政府副市长蔡洪指挥演习具体行动,并立即制定应急处置方案,组织开展人员救助、火灾扑救和海上清污,对事发水域实施交通管制。

记者注意到,两个指挥部之间,通过视频实时连线,实现搜救现场画面实时传递、搜救指令传递迅速有效。一场声势浩大的“海陆空”立体搜救和溢油清污处置迅速展开。海事船艇、交通救捞救助船、海警、渔政等船艇及过往船舶等36艘船艇在海面上展开搜索,2架直升机在空中搜寻,并发动沿岸群众在岸边和岛礁开展搜寻。

深度融合 各方搜救应急力量协同作战

险情发生后,“A”轮船长发布弃船指令,7名船员通过释放救生艇逃生,被“海巡0731”救起。6名船员在落水后相继被直升机、过往渔船和“东海救201”“海巡22”救起,其中2名船员受伤被迅速送往医院救治。另有4名船员落水游至附近的黄它山岛礁受困,被无人机发现后,由海上搜救志愿者队伍实施救助,成功脱险。

同时,在事故现场,“东海救118”“舟港拖22”“舟港拖27”“港兴拖229”等4艘消防船对“A”轮进行喷射泡沫灭火和喷水隔离冷却,泡沫覆盖海面溢油。在明火完全扑灭后,6名消防人员登轮进行探火、人员搜寻,并在A轮主甲板船艏位置发现2名遇难人员,至此,“A”轮19名遇险船员全部找到。

面对事故造成超过1000吨原油泄漏入海,指挥部协调宁波、台州、温州、嘉兴等各市加快调派清污设施设备支援现场,指令“协成1”轮组织开展“A”轮破口堵漏工作,控制溢油污染源,并根据溢油处置专家组建议和气象海况、潮流、溢油数量、A轮船位等数据,通过溢油模拟软件预测,做好海上清污、敏感区域监测防护、岸基清污等防范工作。

失控“A”轮在风流作用下向附近海上钻井平台漂移,指挥部指派“东海救118”“海洋石油616”实施紧急拖带,并通知钻井平台做好防护。“A”轮船位得到控制后,现场指挥部协调过驳船对“A”轮原油进行过驳抢卸。卸货完毕后,“A”轮被拖往船厂修理。

在此过程中,现场指挥部组织专业清污力量在“A”轮外围水域布放围油栏开展溢油围控,使用侧挂式收油机、轻型收油机、吸油毡等对海面溢油进行回收,使用消油剂清除海面残余的少量漂浮油膜。

浙江省军区调派民兵、舟山市组织当地群众及专业清污人员在普陀山岸滩使用高压水枪清洗岸滩、礁石,回收并处置岸滩油污及垃圾,并做好对秀山渔业养殖区、朱家尖南沙海滨浴场、桃花岛旅游风景区等敏感资源海域防护,海洋及环保等部门开展海水水质检测、空气检测等工作。

经海上清污力量协同作战,溢油源最终得到有效控制,海上和岸线溢油基本清除,周边海上敏感资源得到了有效防护。

11时许,演习设定科目全部顺利完成,经总指挥部评估,并提请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同意,本次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正式结束。

寓“教”于“练” 高度贴近“实战”

“此次演习规格高、规模大,演练项目多,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宁波海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敏在全程观摩完演习后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十分重视安全生产工作,之前也有自己组织一些船上失火、逃生等演习,“这次演习是对我们应急能力的一场全面检验,更是对我们应急能力的一场大范围查缺补漏,有效提升了我们应急能力。”胡敏说。

“演练与培训相结合,实际指导意义强,这是本次演习一大亮点。”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卓立介绍,此次演习首次邀请国内大型航运公司、危化品航运企业的负责人,浙江宁波舟山港集团、舟山保税油加注企业、有关危化品码头企业等港口企业的负责人,以及相关船舶代理等一线工作人员,全程观摩并接受溢油应急处置培训。通过参与演习、接受培训,让相关企业负责安全的管理人员及工作人员,全面了解掌握海上溢油应急处置程序、技术、装备等,进一步提升单位和个人安全理念和应急意识,促进全行业安全应急能力和水平的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演习按照“统一领导,综合协调、军地联动、分级负责、属地为主、以人为本、科学快速、资源共享”的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原则,结合年初“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实际,设计模拟演练场景。记者了解到演习共分为应急响应、搜救行动、溢油处置、支持保障、信息发布等五个部分,具体包括接警和信息核实、评估上报、应急响应启动、应急力量指派、人员搜救、难船控制、溢油源封堵和控制、医疗救助等22个场景。

“演练内容十分丰富,既符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预案》要求,又贴近实际,主题清晰、特点鲜明地模拟了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全过程。演习真实性、实战性、针对性强,充分展示了我国海上应急体制机制的优势。”卓立说。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上,浙江省海上搜救体系的高效运转让观摩演习的许多代表印象深刻。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海上船舶大型化、高速化趋势明显,原油、天然气等危化品运输不断增多,发生重大海上溢油的风险增加。数据显示,仅在宁波舟山港10亿吨的货物吞吐量中,危化品运输就高达4.09亿吨,这呼唤更高标准的安全保障。

对此,浙江坚持污染应急能力多元化建设路径,加强应急力量统筹协调,积极推动防治船舶污染海洋环境应急体系建设并取得了重大进展,不仅为辖区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应急保障,更是走在了全国前列。

演习透视:

浙江搜救体系建设何以走在前列?

多元联动“一条心”

2008年10月,交通运输部、浙江省人民政府签署《共同推进平安海区建设合作意见》,在海上应急处置、溢油应急防治等方面开展合作;2014年,部省再次深化合作,部署应急救援十方面内容,共推浙江平安海区“升级版”;2015年5月,《浙江省水上交通安全管理条例》发布,对船舶航行作业、水上搜救等作出规范,减小安全隐患。2016年,《浙江省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实施办法》出台,《浙江省防治船舶及其有关作业活动污染海洋环境应急能力建设规划(2016-2020)》发布,防治船舶污染海洋环境应急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部省两方的重视,不仅为搜救体系建设提供了科学的顶层设计,夯实搜救应急体系的基础,更加强了搜救各方的协同程度。

浙江海事局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自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成立以来,与本省海洋与渔业局、武警总队、环保厅、气象局等28家单位形成快速、高效的联动机制体制,基本形成以应急预案、机制、体制、法制为主体的“一案三制”海上搜救工作格局。

同时,浙江海事局以“集约化”发展为原则,探索政企合作、共建共享等多种形式引导码头企业建设“联防体”,促进区域性污染应急能力的提质升级。

不仅如此,浙江海事局还坚持监督、引导与培育并举,社会专业应急力量得到良性、健康发展。目前,浙江海事辖区5个沿海地市,各有一家船舶污染清除单位。截至2017年底,浙江沿海有14支、1000余人的海上搜救志愿者队伍,并涌现出了全国道德模范、国际海事组织“海上特别勇敢奖”获得者郭文标等先进典型。

“软硬”兼备筑基石

“指令‘协成1’轮迅速组织开展破口堵漏工作。”“指派‘东海救118’‘海洋石油616’对失控‘A’轮实施紧急拖带。”9月4日演习当天,现场指挥艇“海巡22”的大屏幕上实时传回搜救应急处置现场的各种画面,一道道命令也从这个“大脑”飞速的传达到个参演船艇,一张看不见的“信息天网”让这场演习更加智慧高效。

浙江沿海船舶交通管理系统,齐聚通讯、监视、助航、救援、报警五大功能;CCTV视频监控系统,随时查看船舶、重点区域航行情况;海巡艇卫星及微波视频传送系统,实现近海区域海上搜救现场视频的实时回传……这些系统构成了浙江海上搜救的“天网”,只需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实时掌控浙江全省沿海船舶、通航环境、应急资源分布等数据,密织搜救信息化网络,使得应急搜救一线工作开展既快且稳,实现对事故和险情的高效防控。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软硬并行”的时代,浙江海事加大硬件建设投入,在做好事先防控的前提下,积极“牵手”地方政府,协力共推防治船舶污染海洋环境应急体系建设,并取得了重大进展。

“目前浙江省已经建成国家溢油应急设备库2座,其中宁波大型国家设备库溢油清除控制能力达1000吨,舟山国家设备库能力达200吨,此外,台州、温州国家设备库建设正在稳步推进。”梁永铭介绍,浙江辖区还有各类型围油栏16.8万米,吸油拖栏2.2万米,溢油回收船10艘。

奏响强音向未来

浙江是海洋大省,海域广阔复杂,海上活动频繁,海上事故险情多发,但近年来浙江辖区水上安全形势总体保持平稳。统计显示,三年来,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成功处置海上险情事故741起,出动救助船艇3927艘次、救助飞机146架次,救助遇险船舶530艘次,救助遇险人员5561人,人命救助成功率达95.7%。这表明,浙江的海上搜救能力已经走在全国前列。

“交通运输部、浙江省人民政府协同推进浙江沿海海上交通应急处置保障体系建设,经过几年的建设和发展,目前浙江溢油应急力量已初步形成覆盖宁波舟山港、辐射南北两翼的布防格局,应急能力取得长足发展。”梁永铭指出,进入新时代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生态文明建设、污染防治工作提出了更高标准,更严要求,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高质量建设美丽浙江,未来浙江海事局将从“多方投资,共同参与”的建设格局;“集约建设,提质升级”的发展思路;“统筹协调,综合利用”的运行机制等三个方面进一步加强应急能力。

感人心正齐,见攻坚正酣。浙江海事局正在“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指引下,在“海陆空”全方位投入,政府、企业、民间多层面支持下,奏响浙江强音,为“中国梦”、交通强国建设,提供安全稳定的保护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