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约记者 周雨顺

以船为家,撑船营生,从开水泥“蛋壳船”到集装箱“内河航母”,从跑单帮“运石子”到河海联运“运箱子”,从跨入全国亿吨大港到创建全国首个内河水运转型发展示范区。浙江湖州运河船上人家40年的风雨航程,正是内河水运转型发展变化的浓缩。

在“安吉川达21”号内河集装箱船上,今年62岁的刘殿魁,长期跑长湖申航道安吉至上海,运送当地竹制的绿色家居产品。270公里的航程,往返一趟需四五天。

这条江南运河,刘殿魁撑船跑了40多年,先后驾驶过小木船、水泥挂桨机船、钢质挂桨机船、落舱机船,经历十余次船舶更新换代。

1971年,15岁的刘殿魁就开始跟着父亲在安吉梅溪一带跑船,当时是用手摇的木船来运送石块,装卸货全靠两人抬上抬下,以此来挣工分换口粮,很苦很累。

19岁那年,刘殿魁进入梅溪公社集体运输船队,结识了刘阿娣,两人结婚生子。当时,夫妻俩仅靠船上一点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湖州周边的上海、杭州等城市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石子、黄沙、水泥等建材需求量越来越大。一些渴望脱贫致富的种地农民看到了商机,纷纷开始下水“淘金”,于是个体经营运输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据统计资料,1982年长湖申线一年的货运量达1900万吨,比沪杭铁路的年运量还多300万吨,被誉为“中国小莱茵河”。

1984年,刘殿魁夫妻俩辞掉船队的工作,决心自己单干。两人用筹得的3000元从无锡航运公司买了一艘40吨二手水泥船,从事本地至上海的黄沙、砾石运输,赚到了第一桶金。

老刘回忆说,当时的长湖申航道船多、河道小,最窄的航段,两船不能交会,时常引发堵航,可谓是“大堵三六九,小堵天天有”。航道里密密麻麻都是船,一堵就是十天半个月。

遇上洪汛期,湖州老市河水闸关闭,上游长兴、安吉航运中断,有时一停船就一个月。

长湖申线堵航断航引起了各级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1984年7月,长湖申线被列入国家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长江水系重点整治航道之一,“卡脖子”航段大规模改造拉开了序幕。

4年后,老刘一狠心卖掉水泥船,加上自己的积蓄和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钱,凑足7万多元建造了一艘80吨钢质双机挂桨机船,动力和抗碰撞性能比水泥“蛋壳船”强多了,让跑船的同行们羡慕不已。

1992年,上海浦东大开发掀起了建设高潮,建筑材料需求剧增。湖州装运到上海的船,还没卸货,等在码头上的包工老板,就迫不及待把钱扔到船上,生怕货被人抢走。

老刘抓住商机,建造了150吨钢质挂桨机船,开始“跑单帮”,自己装运黄沙、石子买卖,一趟货赚上三四千元,夫妻俩一年收入最少10多万。

从那以后,老刘赚了钱就想换船,基本上三四年换一次,一发不可收拾。船越换越大,赚钱越来越多,到了2008年,刘殿魁已经有2艘千吨级船、1艘600吨级船。

当然,老刘“跑单帮”也吃过亏,也曾有过货运到上海等了一个月没卖掉以及老板欠款跑路,自己钱打水漂的遭遇。

2010年,正当湖州港跨入全国亿吨港行列,矿建材料水运量达到历史高峰期,老刘看好集装箱水运发展前景,果断转型,拿出3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加入安吉川达船务公司,并把散货船改装成集装箱船,从“运石子”转向了“运箱子”。

“比起以前,现在开船轻松,收入稳当,一年纯收入30多万”。刘殿魁说。

后来,三个子女也继承了父业,开始跑船。2012年以后,老刘的大儿子、女儿女婿、小儿子先后卖掉改装的船,新建3艘48标箱集装箱船,船上装的箱子更多,行驶更安全,生活更舒适,住上了宽敞的两室一厅水上“公寓房”,还在县城里买了商品房。

而跑了一辈子船的老刘与妻子,现在“退居二线”,在小儿子刘华明的船上帮忙。

船停靠长湖申沿途水上服务区“驿站”时,刷卡就能接取岸电、饮用水,还能在超市购物。刘阿娣高兴地说,“现在船上生活条件好了,生活富裕了,就像做梦一样,真的没想到!”

智能手机也让船民的生活不再单调寂寞。老刘说,现在船舶进出港报告,不用打“黑的”到海事办签证,手机上点几下就能轻松完成,而且闲下来时可以刷朋友圈、浏览新闻、玩玩游戏来打发空余时间。

随着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加速,四通八达的运河“血脉”连通长江和海港,成为开放经济的一条纽带。在湖州,500至1000吨级高等级航道已达316公里,形成通江达海航道网络。

老刘的跑船经历也是湖州内河水运发展的缩影。作为全国首个内河水运转型发展示范区,近年来,湖州加快传统水运转型,大力发展河海联运,推进水运供给从数量增长到品质提升,推动内河水运高质量绿色发展。

2017年,湖州港时隔三年重回“亿吨大港”,矿建材料占比由高峰期的83%下降到50%以下,集装箱吞吐量由2010年的不足1000标箱发展到2017年的35.36万标箱,年均增长高达75.7%,吞吐量和增幅均位居全国同类型内河港首位。如今,装备制造、金属新材、新能源、绿色家居等一批特色鲜明的产业正因水而生、临港而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