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媒记者 王有哲

在平潭海事局有这样一位技艺精湛的海事老兵,他放弃月薪数万元的大副工作,毅然选择了距市区100多公里的海事一线执法岗位。他不顾自身安危,每次带头冲在海上搜救抢险的第一线。他是同事们遇到执法难题首先想到求助的“活字典”,他是身兼体系审核员、船舶安全检查员等数职的业务能手,他叫林国潮,平潭海事局综合业务处处长,熟悉的人喜欢称呼他“潮哥”。

时间不等人

早上七点半,记者坐上了林国潮的车,从福州去到林国潮的工作地平潭。深色的短袖衫、利落的寸头,右脚在油门和刹车之间自如的转换,方向盘在手中灵活的转动,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

行至半路,林国潮和记者聊了起来。“你这车速不慢啊。”记者说。“搜救这活儿干久了,总觉得时间不等人。平时开车不会超速,但也不慢。”他淡淡地说。

林国潮告诉记者,来平潭之前他在福州海事局指挥中心工作,“10多年了,每天都是风风火火地过着。”海上事故的发生经常是一连串的,而且多半是发生在晚上。他说,这么多年被电话从梦中叫醒,然后拎起包就走的事情也记不得发生过多少次了。

2018年4月17日2点30分许,平潭综合实验区海上搜救中心值班室接到福州船舶交管中心转报,一艘满载货物的安徽籍货船“宁双顺3558”轮与渔船“闽连渔61879”发生碰撞,事故导致货船干舷破损,舱室持续进水,货船随时有倾斜翻扣危险。

像往常一样,林国潮立即带领同事乘船赶赴险情现场协调救助。由于破损位置在水线以上,进水部位集中在船舶压载舱,林国潮现场指导船上人员利用两台抽水泵持续抽水,并对破损处进行应急堵漏,终于进水未向货舱蔓延,货舱暂无沉没危险。

初春的平潭凌晨很冷,寒风吹过,人的眼睛都难以睁开。但林国潮始终坚守在险情一线,经过8小时组织救援,船舶进水情况得到控制,船上6人全部安全获救。

由于现场搜救工作危险性高,工作强度大,家人一直劝他调换岗位,但他却总说,“获救船员由衷的感激,那种满足和喜悦你们感受不到。”

技多不压身

上午八点半,我们抵达平潭海事局,在办公室沙发上,林国潮掰着手指对记者说,“我大致算了一下,平潭海事局综合业务处要对接上级所有的业务处室,所以十八般武艺,得样样精通才行。”

平潭船籍港设立以来,外地回归船舶数量不断攀升,监管压力日益增加。他制定检查计划,2017年完成对56家航运公司的日常监督检查工作,共发现380多项缺陷及问题。

林国潮经常带队开展客运船安全检查、交叉检查、专项检查等,并定时对辖区客运船安全情况进行分析、评估。同时,他会督促客运企业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禁止超限制条件开航和超载等违法行为。通过落实隐患排查整改、现场巡查执法、远程巡查和应急待命等措施,林国潮和同事们成功保障了五一、国庆长假和春运、“两会”期间等重点时段的水上交通安全。

近年来,平潭基础建设投资稳步提速,水上建设项目大幅增加,这给林国潮带来不小的挑战。为此,他统筹研判,在拟建涉水工程的可研阶段提前介入,为重点涉水工程项目提供咨询服务。与此同时,严把涉水工程的水工许可审批关,强化涉水工程的事中管理,加大对违法涉水工程项目的惩治力度。

为加强平潭综合实验区海上巡查执法力度,全面排查、整治海上各类安全隐患,净化平潭周边沿海通航环境,林国潮牵头联系福州海警一支队、平潭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平潭公安边防支队、平潭综合实验区交通综合执法支队等单位,开展了3次“净海”专项行动,历时63天,成效显著。

林国潮还负责了平潭海事局的船舶安全管理体系审核工作。“面对纷繁复杂的船舶安全管理体系审核工作,林国潮凭借超凡的勇气和智慧,克服了人员少、条件差等多重困难,推动平潭海事局船舶安全管理体系审核工作从无到有、从有到优,实现新跨越。”平潭海事局副局长高祥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头雁先飞,群雁齐追。为了使业务工作尽快步入正轨,林国潮在自己钻研业务的同时,还不忘对部门同事加以指导和帮助。“记得我们在做两岸船舶证书互认研究那会儿,课题小组面临前所未有的瓶颈,找不到相关法律依据,工作始终停滞不前。”平潭海事局综合业务处严小全介绍,后来正是在林国潮的指导下,最后才突破体制机制的藩篱,课题研究工作提前解题,得到广泛好评。

“半月谈”夫妻

记者和林国潮聊了没几句,他简单和同事交代了事情,就又带着包去平潭管委会开会了。

再见林国潮,已是中午12点。“平时会议多吗?”用罢午饭,记者赶紧利用午休时间采访。“多,有时候还在周末。”他不假思索。林国潮告诉记者,随着平潭自贸试验区的批复,他的工作越来越忙。工作在平潭,家在福州,原本就交通不太便利,赶上工作多起来,每周回一次家就变成奢望。

“这可多影响家庭啊。”记者感叹。“你知道我老婆怎么说我吗?”他笑着说:“最开始还是日报,后来成了周报,现在好了,就是‘半月谈’。”“那嫂子不抱怨啊?”记者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不抱怨,但她还是理解和支持我的。说说就过了,不往心里去的。”

虽然工作繁忙,但处里同事评价林国潮最大的特点就是“闲不住”。“平时不能回家,下了班就做做没做完的工作、和我们谈谈心什么的。”“我最喜欢的休息方式就是不休息。”林国潮也这样说自己,“我觉得我已经被工作同化了。休息的时候如果不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我会很累。所以,也就辛苦你了,追着我的行程跑。”

林国潮工作的地方距离市区100多公里,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为了让其他同事能有更多休息时间,林国潮主动承担起了值班工作。他总是笑着对单位的年轻同事说,“多给你们留点时间,别耽误了终身大事。”

几年来,伴随着这样一句玩笑话,林国潮身边的年轻人先后成家立业,而他的孩子总是埋怨说:“爸爸从来没有接我放学过。”

从上海海事大学的高材生,到远洋公司技术精湛的大副,再到海事业务“多面手”,林国潮凭借着刻苦钻研、踏实奉献的精神,在平潭这片朝气蓬勃的土地上书写着平凡而又动人的篇章。